玮砸

不想变得轻浮,所以我只能奉上我的全部了

© 玮砸 | Powered by LOFTER

【Ferronia】

【满天星魔女的守护神】
费罗妮娅站在伊斯灵顿拥挤的马路上经常感知到有些什么与自己擦肩而过,与灰暗,寂寞但坚毅无比的人群分明不同,与伦敦空气中湿重的镀金味儿不同,与河里阴暗哀恸的灵魂不同,像是在爱着自己的孩子一样,为什么会在大马路的中央突然想到呢?奇怪的女孩啊。

【费罗妮娅的房间/费罗妮娅的日常生活等】

【孔拉多.加西亚.阿里亚斯】
孔拉多还是无法与院里“德高望重”的老者们和平共处,不可能的,人彼此的仇恨之下他是显得多么渺小。他选择去到另一个地方,于是他与家乡那猫一样的舞娘告别,欢笑声中跑出一个个谚语;避开那群喜欢猜字谜的孩子在街上玩耍的时候,载着一车书离开了。还有一把法朵,一杆猎枪,四方庭院中央那池喷泉里迷幻的魅影,全被抛到脑后去了。

【荆棘与百里香拟定人物】
妓女艾莉婕(实际上是个魔女) & 恶魔拉歇塔尔蒂 (总是纠缠伊平斯,潜伏于凡尔赛的恶魔 )

【Jorvik/York】

他们把温和的土地托付给了谁?
众神或是基督?
是斧头还是长剑
将破碎的岛屿带向何方?
他们也永远都不会知道
北英的王啊,看向你的南方

p3后为伦约姐妹塑料情,无营养丹麦占领时期小剧场

【荆棘与百里香】

新增角色树一族的小男孩克莱蒙.奥诺雷与板鸭学士孔拉多
奥诺雷取自圣奥诺雷大街,克莱蒙与那里有关
孔拉多的灵感则来自于《巴黎仗剑寻书记》可能是个有点倒霉的家伙

p1圣母院桥旁的小克莱蒙与巴黎地精
p3人物介绍
p2克莱蒙与荆棘 1800s

【荆棘与百里香】
p1绿地午后
p2药店日常

我交猫瓢党费了!!他们什么都好就是不掉马😭😭😭😭

【Plymouth/Portsmouth/Southampton】

17c的刚刚成立的RN,普利茅斯不算,朴总南安快去抓他)

“我的老友,就这一会儿,我们暂且放下前嫌,瞧,太阳就要出来了。”

p3朴总和南安,他们互相扶持,当上将还是个造船厂的小毛孩时,南安会给他多送些面包,她关注这这个站在她前面的那片海湾里的孩子,上将则保证南安的安全(也许不需要)但他们不会总是无忧无虑,比如朴茨茅斯的球队获胜的时候。
p4带温彻斯特玩,人才辈出汉普郡()
p5混一张都铎约

【都铎玫瑰/宽巷的节日】

城节的寂静融化沼地青灰的雾气,使其渗入教堂的石墙,化在花窗里。他走出大教堂,瞥见墙上方掠过行人斑驳的影子,也许里面混迹着复活的古代先贤,同帝王海盗一起组成的军队,涌向本来属于他们的地方。他尽量不去正城门那边———他曾夺走这一切,尽管约克可能早已不介意这个了。这时她在和一群孩子们观看大篷车里的神秘剧,上演着基督的故事。他早就遗忘了中古的韵律,死去的语言,此时正滞留在女子的唇边,细细吐出。
等他回过神来,演出已经结束,孩子们问了约克几个问题后便鱼散而开。“这可一点也不惊喜,哪阵风把你刮来的?”
“听老船夫说约克城的女主人会表演长剑舞。”“女主人?然后你信了?”“当然没有 ,...

【狼百合】

Sans Everything

澜妈的甘泉仙霖


涅瓦河上:

_隐晦,假装下面有一辆车车。()


_↑说了和没说一样。



多年以后,她依旧拒绝谈起那场死亡。


真奇怪,那既不是她经历的第一场死也不是最后一场,既不云诡波谲也不戏剧化,比起几十年后那位处子女王*床榻上平静的长别,甚至还少了几分令人落寞的黄金年代收煞感——尽管他们会迎来再一个黄金年代,他们终将会的——约克身披夜色端坐成了终身缄口的大理石雕像,金发瀑布般垂涌而下,发梢处微微蜷曲,勾出一抹锋利的笔画。她拒绝谈起宫闱、冠冕,仿佛流光溢彩的舞会与欢宴始终与她无关,尽管,她仍然在微笑,笑颜依旧如初绽的玫瑰般滋润鲜活,足以使任何...

【St.Petersburg】

自豪的骏马,你奔向哪里?

在哪里停住你的马蹄?

啊,强大威武的命运之主!

你就是在无底的深渊之上,

在铁龙头的高度之上,

唤起俄罗斯的奋发图强?

———————普希金

【约稿/卢森】

【🇫🇷 La Flamme Monte 🇫🇷】

泪水无法熄灭的火焰,于生与死之间升腾,轮转不息。

跨纪元迟贺.jpg:D是上方是SH九平的歌词顺便安利了

【约稿】

需要买书和饭吃,还有音乐剧门票的小钱钱,请来约我稿!!!(土下座

还有双人情头一对100,大概什么样请参考我主页里的兰约情头😭

可以据完成度和满意度谈!
⭐️🌟⭐️这条约稿更新前的前十可送免费Q版彩色cp小人一对儿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支持微信支付(
霸霸们请看看我!!!

【Ferronia the Witch AU】

老母亲终于把四个宝贝女儿凑齐了😭😭😭😭(请来康康我的宝贝女儿们叭😭😭

魔女百里香的嫁衣。

(lof滤镜预警)
(有人康吗)

【荆棘与百里香】

男子依上魔女的肩膀,静静地听其讲述着那一群飞跃阿尔卑斯的田野与风之神的故事,闻那如细叶般的发丝间的自然的香气,她会在每一页羊皮纸里夹一支风干的百里香,岁月淬炼的气息将二人萦绕,这或许就是他想要永远待在的世界。

在荆棘丛中丧失了疼痛的孩童,他还是可以去学习如何去感受快乐与悲伤带来的疼痛的。

p2荆棘与百里香,植物小夫妻的人设
p3p4都是儿童画!!

【London】

他们手捧罂栗花,前往着这遥遥无期的老友的葬礼,老友名为死亡

P2与商人

伦敦印象曲(给我听

Overland, above the dark seas,
飞越大陆,跨过幽暗的海,
Wild refugees flee the seasons,
荒野的流民逃离季节流转,
Drifting beyond the night clouds,
漂流在夜晚的云层上,
In the wake of their guiding star,
紧随着星辰的指向,
There he goes the famous gander,
那是他啊,闻名的雄雁,
Eating fog, dancing with witches,
以雾为食,与巫共舞,
There he goes, the famous old gander...

【Paris/杂糅万物/于共和广场】

(为什么我之前都不觉得络腮胡哪里好看了但是现在觉得它好性感好适合巴黎佬)

【荆棘与百里香】

牵手手~

【St.Petersburg】

所谓流血的弹孔成为了光荣的勋章。

【Balancer sur la guillotine/断头台上的秋千】

男主人公pines
与树一族的魔女百里香既是搭档也是夫妻沉默而扎手的荆棘为其象征,被束缚着,大肆嘲讽着命运,但是与百里香一同代表着勇气与坚强不屈。

【霍普区的千面女】
无人知晓她真正的面容
她愤怒的咆哮也是模糊的
因为诅咒死死地扼住了她的喉咙

【郁金香兄妹】
送给小姐一颗球茎,长出将是最美的一株。

妈的这对怎么那么冷🌚🌚🌚

【Sheffield】
“Deo Adjuvante Labor Proficit”
“在上帝的帮助下,我们劳动获得了成功”

【Manchester】
“Concilli Et Labore”
“智慧与努力”

【Birmingham】
“Forward”
“向前”

【Leeds】
“Pro Rege Et Lege”
“为了国王和法律”

【Liverpool】
“Deus Nobis Haec Otia Fecit ”
“上帝给了我们这种轻松”

5.27/圣彼得堡建城316周年

惭愧地没有配字,我会补上的。

生日快乐,圣彼得堡

【St.Petersburg/Paris】

彼得堡的旅行。
圣彼得堡5.27建城日前序

(尽管查了好多书配字还是烂得一批请自行斟酌观看)

。。。。。。
那时彼得之城已是女皇的首都了,河水还是会不停的泛滥,运河还是不断再被开凿,砍断的松灌枯木横在水面,沼泽上方是金碧辉煌的宫殿,这使他想起欧陆南端的威尼斯。只不过这里依旧是,生活在碰撞声中继续。那是那位沙皇期望的万国来朝吗,东方和西方传来质疑的声音。
在外貌约也是人类的十六七岁时,像个普通的贵族子弟的,成人礼之际前往欧洲大陆的各地,或许这也是重新走过沙皇走过的地方罢了,终将因为寒冷冬天的海水而逝去,但他不会走向那个悲伤的结局。
他跟着俄国使团和院士们...

五月花的奇妙友情

&工革时代

Plymouth似乎因为他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而成为了拾烂摊专业户,一位豪情还未减退的航海家兼海盗的滑头和普通水兵的粗鲁,从前的他就不喜欢待在海军里,军纪严伙食差,毕竟他只是心向着那无边无际的海洋罢了。因而总是出来单干然后被朴次茅斯抓回去,但在国家有难时他又总是非常积极地响应号召,如同受伤时两眼昏花之际义不容辞地在隔绝酒精的医务室里寻找医用碘酒和一样,搞得南安普敦曾无数次想要放弃这个一上病床就变得疯不拉几的家伙。

南安普敦是气质优雅明净的海港,也可以说是位富婆(?)为什么穿着护士制服是因为自从一战开始南安就成为第一军事登船港和治疗伤兵和战服的中心,二战...

宝宝是怎么来的?

他说的很好,半带嘲讽半带隐喻半带哲学,但是听不懂:伦敦,牛津

生物学PPT演示:剑桥,利兹,诺丁汉

发展成给小孩子讲古老故事:约克,因弗内斯,切斯特

尴尬口吃而且听不懂:朴次茅斯,伯明翰

嘿哦上帝怎么可以问这种没有廉耻的问题我要打你屁股:兰开斯特

你就不会自己wikipedia吗:曼彻斯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