玮砸

因为人们不看置顶温文尔雅的我日益暴躁。


🌟从20年2月28号起城拟/原创oc等不再开放头像使用,但是其他同人创作随意麦商用就好。过去的我就不再一一过问了/请不要使用我oc的图,真的很抱歉,并且感谢您的理解和体谅

每次搞英城的时候,虽然画的很小清新,但是脑子里全是g向剧情,而且感觉这种走向的才算比较正常。。。。。。。。。。。救命。。。。

【Carlisle&Newcastle/北护组】


p2被维京约教育(…?)的卡酱。。(七国时代开始一直在反抗四方吞并的坎布里亚)


“卡莱尔,我的兄弟,看着我,我的兄弟…已经没有什么能够困住你了,很久以前,很久以前…我早就听那些伦敦来的商人说了,这个世界不止不毛的原野,不只有我们熟悉的碉堡和战争,不只有煤矿和我们见都没见过的弗兰德斯织毯,还有更多我们所想象不到的事物…我的兄弟,我已经厌倦了,我知道你也一样的的对吗?跟我走吧,我求你,卡莱尔 我的兄弟,我求你,求求你…”


纽卡斯尔或许是真的想帮卡莱尔,,,他修铁路,他帮助卡莱尔打击边境氏族,他和卡莱尔一起支持国王...

【Portsmouth/southampton/南岸姐弟】


星月与玫瑰

风暴与灯塔

航船与港湾

舰炮与火炬

旗帜与蓓蕾

冷酷而狂怒的波涛

炽烈而坚韧的意志


近期新闻有感(


瞧把纽卡这孩子激动的.jpg

(石油取缔煤炭是历史的必然doge

什么乱七八糟的都有()


p1两个富婆带我飞

p2克莱德河畔的美女(嗯是的

p4你看那个伦敦佬肯定又要来颁什么法案了真实臭不要脸

p5被同一个男人伤害颇深的好姐妹🤪👍(曼:啊

p7钻石泥💎🌷

【Manchester/Leeds/Liverpool】

        —工业革命—


变革者    编织者   游荡者


*素来以激进主义为传统的政治改革引领者

(老曼在内战期间是铁打的议会派,查二复辟后为了报复,曼彻斯特直到1832年改革前都是被剥夺议员资格,可见对老伦和西敏怨气有多重.jpg)

*在上世纪产业转型前,利兹也是以传统制造业和羊毛业为主,但是份位一点也不起眼

*偷偷吃饭被包工头抓包的某船坞厂船漆工

关于我流女性城市意识体

纯属想的太多太当真,不要学我,搞城这种东西别太较真,会变得不幸

(避雷,避雷)


虽然但是,,,,,,,,,,,,,   ,,就

(。。。。。。。。。。。。。。。。。)


 如果真的要往那个方面讲,或者放在另一个维度讲,,,我流很多城遭遇过杏青,甚至这对他们来说不算什么,但是还是需要地皮人创作者去主观处理,可能会有人觉得没有必要钻这个牛角尖,设定上事是自己的事,我觉得我没法去忽视这个问题

  单拿我流英城,再单拎出约姐,就是女约,来讲,这也是我从一开始的无所谓反正我是自己搞想让剧情这样...

【Kaliningrad/加里宁格勒/琥珀之心】


波罗的海岸边的大龄儿童

比起各种乱七八糟的社交问题和尴尬的地缘问题,目前为止果然还是最关心怎么发达。(关心过度的话会很伤


p2  某幅已经被毁掉的画像

p3彼得的套装

p4只是单纯装个逼而已,没有别的意思。


终于鼓起勇气复健俄城了😭


p1—2彼得堡🤤❤️

p3理工钕叶卡

p4很多毛砸

【Portsmouth/汉普郡家族】


去码头,整了一些小上将,,,伦爹劳模打工仔(问题是他们RN真的在打工,而且有时候在好几艘船上兼职做好几份工🌚这艘船的船长甚至会在另艘船上做低等级的士官,真的就为了钱打工,虽然是高危职业但至少跟乞丐比起来有酒有女人偶尔还有水果吃)


,,,好宝,,,,


(看破世态的哥哥,为了弟弟操劳奔波的姐姐,以及尚未体会世间残酷的小木匠)

【都铎玫瑰/York&Lancaster】


觉得太合适了,,,,,所以就,,,,

利物浦他是,十八世纪,好像那种还尚未开过眼的本土商人世家的小伙汁,为了见世面跟着奴隶船到处跑,最后还曾短暂加入了利茅斯和布里斯托的团伙到处抢劫混日子,嗯,利物浦真的是在混日子。利物根本不擅长那种体力活,他更擅长谈判和讲条件这种带有交易性质的工作,因此普利茅斯和布里斯托就故意把他的赎金扣着不让他走,因为小伙子太好使了每次跟敌方谈判和做会计就赶鸭子上架(淦(什

英格兰西海岸三小鸟就是处在这种互相背叛又互相勾结生存的状态下,脆弱但耐打


利物浦所乘坐的商船好巧不巧就经常被打劫,很倒霉,臭小子惨遭社会毒打(惨遭),差点死过几次还好凭着机灵劲儿死里逃生。他毕竟真的天生不是海盗这块料,他整个人打理打...

【Bristol/Plymouth/Liverpool/英西岸三流氓】


布里斯托,我们的老总,最早创业最早功成,小啾啾带两只大鸟飞(

普利牙齿黄是真的,水果吃得少牙齿不好,等着以后被南安爱(血)的拔牙

利物酱刚开始是来充数的,是那种,就算经历了各种劫掠背叛及交易但是都没事但是在外面吃一口不那么正宗的北方炖菜会破防,后来回国后终于独当一面了,利物浦成为了奇迹之城(三个里面他最正常,最正常


大家都逃不过被伦敦和朴茨茅斯往死里整的命运,大家都有光明的未来(阿们,指分别沦为被护士调戏的保洁小弟,沉沦编程苦海的程序猿,以及流落街头的穷逼音乐仁)

某十八世纪大学牲(啊


(画了好多格拉酱,好满足❤️❤️❤️(躺


后面是子供向,最后一p能不看别看,快跑

【Lancs/兰开斯特党】


当你跟一群西北老汉说没有什么是完美的时候,他们会打着某位的名义跟你起哄.jpg

(约克:你这兰开斯特保熟吗

(小兰……你的兄弟朋友们虽然平时打打闹闹让你操碎心,但他们真的好爱你…他们自己吵架从来都不会把你扯进烂摊子里去…你难道没有发现自己在西北名望真的很高吗,卡莱尔这种自闭老儿对意外地小兰很好真的很忠实,曼彻斯特都没有达到这种境界的待遇(或者说反面教材,人人喊打…


【The Duke of Lancaster's Reigement/兰开斯特公爵团】


兰    ...

Q:我也好喜欢都铎时期!老师多画画可以吗!

哎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诶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好好好好

【Carlisle&Newcastle/北境守护】


等战争结束了我们就一起回老家修路挖煤吧.jpg


(关于煤老板纽卡,英国内战期间,他是那种,直接把议会老家伦敦的煤给断了,导致老伦一整个冬天都没有煤烧的那种doge(那个时候伦敦的煤全靠纽卡供给

因为议会的苏格兰盟军要炸教堂塔尖所以把人质直接往塔尖上放着.jpg

最后还是被苏方盟军攻占并且可能因为太有钱所以给了好几年保护费.jpg)

【钻石泥/鹿特丹&安特卫普】

鹿特丹与安特卫普,被轻践的淤泥,闪闪发光的宝石,淤泥上最终开出动人的郁金香,宝石被击裂为数块,落入尘土中去。

高贵的安特卫普,跌下神坛的安特卫普,不再相信天主的十字,不再相信同伴的誓言,不再相信任何人。曾经那些在面前微笑着、晃动着的脸愈发清晰地提示着那些惨淡的利害关系。

这位曾经的贵人衣衫不整,缠着绷带,披着指挥官的短大衣,佩剑也没有卸下,安特卫普已经离开自己城市几十年了,从未回去过,当革命的火焰与帝国的怒火一同烧遍整个尼德兰,甚至在得知城市沦陷投降的消息时,他正在阿姆斯特丹一座印刷坊里麻木的翻阅圣经。他跟着那些逃离安特卫普的市民到处奔波,去布鲁塞尔...

【Lancaster&York/Wild Roses】


五月的野玫瑰安逸地躺在叶子上

我认为我已抒写了我的伤痛,

啊,难道你没经历过吗?

彻夜难眠

索性我就跟着某种感觉沿着小溪一直走着,

听起来像是藤蔓在呼吸

(哦,我聆听着,聆听着,聆听着,这听起来就像是藤蔓在呼吸着啊)

当我足够闲暇时

我会花时间看着四季轮换的方式

但我总是无法触及自己的思想深处

深夜之时我怒目圆睁

与此之时你俘获了我

哦,玫瑰啊,他们并不意味着什么,你们不会明白

但我们为何不假装着理解呢?

啊,难道你不会这么去做吗?

1530年代,你的伦敦城正逐渐从中世纪闭塞的阴影里褪出,你逆着黑色的潮流而上,你站在王权小岛的顶端,不毛小岛再也无法容纳下你那好似要吞噬一切的野心雄图。你也拥有着可观的财富与地位,但欧洲大陆上那些城市依旧背着你嘲笑你是个暴发户乡巴佬,不入流的乌鸦,身后长着条尾巴的恶魔(我:啊,那雀食耶,那倒是真的),他们经常自个举办商务宴会而不邀请你,他们盖起一座座金碧辉煌的交易所让你不得不承认自己确实十分眼红艳羡。

你要得到你想要的,你也要夺回那些因为内斗期间无暇顾及而失去的。

因此1530年代,你曾消失了一段时间,你在亨利王身边的职位被另一位廷臣代替,议员里的威斯敏斯特替你安排好文牒,造船厂的朴茨茅斯...

【🌷💶💰💎——低地城市——💎💰💶🌷】

人!均!大!土!豪!大!富!婆!

世界级alpha工作狂又增加了呢对吧布鲁塞尔


我:你们都是哪跟哪的,我要被贵圈搞晕了

【Antwerp/比利时的安特卫普】

“钻石之都”

传说,低地弗兰芒地区的谢尔特河畔有一个名叫阿提贡的巨人,强迫每艘过路的船只缴纳通行费,否则就将他们丢进河里。

青年勇士博拉伯见义砍下了巨人的双手,丢尽了河里。“断手”成为了这片土地上崛起之城的市民们所相信的起源与姓名的由来。


《狼厅》里克伦威尔上门珀西家族的哈利(就那个著名的边境家族珀西)解决亨利八世拜托自己的差事甚至自己的私怨时,有这样一段描写:“他能怎么跟他解释呢 ? 这个世界的运作不是源于他的所思所想、不是源于他边境上的城堡,甚至不是源于白厅,这个世界的运作源于安特卫普,源于佛罗伦萨,源于一些他从未想象过...

【albion❌animalbion✅】

⚠️⚠️动物塑预警/⚠️⚠️


[em]e401095[/em]没有地域物种考究注意

伦敦——渡鸦(体型最大的鸦种)白塔已经完全不够他玩的了,岛上甚至欧陆上的动物都或多或少被他暗中嘬过尾巴毛。(喜欢收集各种动物的尾巴毛,很有那种掠夺然后馆藏的属性)

南部:

温彻斯特——救助犬(职位)原本也是首都的狠角色,后来看破世态炎凉把权力交移伦敦后出家,在修道院里救助朝圣者和贫民

朴茨茅斯——黑背(是军犬,不怕水,精通游泳,本来想是海鸟的但是汉普郡一家子还是要整整齐齐哺乳动物好了,朴茨茅斯属性还挺狗勾的。)

南安普敦——橘猫(ginger ...

【Manchester/London/Birmingham】


哥仨好哇(绅士俱乐部里最有气氛的那一组)


p2—3伯蒂和小考☺️☺️

(我流岛上唯一指定猛男伯明翰徒手碎剃刀.jpg

【NYC】

 A DEAL


(积灰万米厚的纽子哥,,,,,


【城市拟人/The Border Reivers/特别篇】

扉页的纽卡斯尔脚边的是诺森伯兰的郡花,血红老鹤草。


==Dawn across the horrizon==

        - 跨越地平线的黎明-

北英格兰两大边境城市,纽卡斯尔与卡莱尔的都铎二人转,

1590年左右,都铎王朝的最后十几年,一个诺森伯兰雇佣兵与一个坎布里亚盗匪猎人半路上捡到一个边境孤儿的破烂短篇。

💀💀💀私设很多且谜一样的剧情orz,,,如食用过程感到不...

【York/Newcastle/Carlisle/Chester】

是王军


(流水的阵营铁打的北境(?

【London】


可再生烟状焰

下一页
©玮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