玮砸

因为人们不看置顶温文尔雅的我日益暴躁。


🌟从20年2月28号起城拟/原创oc等不再开放头像使用,但是其他同人创作随意麦商用就好。过去的我就不再一一过问了/请不要使用我oc的图,真的很抱歉,并且感谢您的理解和体谅

【钻石泥/鹿特丹&安特卫普】

鹿特丹与安特卫普,被轻践的淤泥,闪闪发光的宝石,淤泥上最终开出动人的郁金香,宝石被击裂为数块,落入尘土中去。

高贵的安特卫普,跌下神坛的安特卫普,不再相信天主的十字,不再相信同伴的誓言,不再相信任何人。曾经那些在面前微笑着、晃动着的脸愈发清晰地提示着那些惨淡的利害关系。

这位曾经的贵人衣衫不整,缠着绷带,披着指挥官的短大衣,佩剑也没有卸下,安特卫普已经离开自己城市几十年了,从未回去过,当革命的火焰与帝国的怒火一同烧遍整个尼德兰,甚至在得知城市沦陷投降的消息时,他正在阿姆斯特丹一座印刷坊里麻木的翻阅圣经。他跟着那些逃离安特卫普的市民到处奔波,去布鲁塞尔...

【Lancaster&York/Wild Roses】


五月的野玫瑰安逸地躺在叶子上

我认为我已抒写了我的伤痛,

啊,难道你没经历过吗?

彻夜难眠

索性我就跟着某种感觉沿着小溪一直走着,

听起来像是藤蔓在呼吸

(哦,我聆听着,聆听着,聆听着,这听起来就像是藤蔓在呼吸着啊)

当我足够闲暇时

我会花时间看着四季轮换的方式

但我总是无法触及自己的思想深处

深夜之时我怒目圆睁

与此之时你俘获了我

哦,玫瑰啊,他们并不意味着什么,你们不会明白

但我们为何不假装着理解呢?

啊,难道你不会这么去做吗?

1530年代,你的伦敦城正逐渐从中世纪闭塞的阴影里褪出,你逆着黑色的潮流而上,你站在王权小岛的顶端,不毛小岛再也无法容纳下你那好似要吞噬一切的野心雄图。你也拥有着可观的财富与地位,但欧洲大陆上那些城市依旧背着你嘲笑你是个暴发户乡巴佬,不入流的乌鸦,身后长着条尾巴的恶魔(我:啊,那雀食耶,那倒是真的),他们经常自个举办商务宴会而不邀请你,他们盖起一座座金碧辉煌的交易所让你不得不承认自己确实十分眼红艳羡。

你要得到你想要的,你也要夺回那些因为内斗期间无暇顾及而失去的。

因此1530年代,你曾消失了一段时间,你在亨利王身边的职位被另一位廷臣代替,议员里的威斯敏斯特替你安排好文牒,造船厂的朴茨茅斯...

【🌷💶💰💎——低地城市——💎💰💶🌷】

人!均!大!土!豪!大!富!婆!

世界级alpha工作狂又增加了呢对吧布鲁塞尔


我:你们都是哪跟哪的,我要被贵圈搞晕了

【Antwerp/比利时的安特卫普】

“钻石之都”

传说,低地弗兰芒地区的谢尔特河畔有一个名叫阿提贡的巨人,强迫每艘过路的船只缴纳通行费,否则就将他们丢进河里。

青年勇士博拉伯见义砍下了巨人的双手,丢尽了河里。“断手”成为了这片土地上崛起之城的市民们所相信的起源与姓名的由来。


《狼厅》里克伦威尔上门珀西家族的哈利(就那个著名的边境家族珀西)解决亨利八世拜托自己的差事甚至自己的私怨时,有这样一段描写:“他能怎么跟他解释呢 ? 这个世界的运作不是源于他的所思所想、不是源于他边境上的城堡,甚至不是源于白厅,这个世界的运作源于安特卫普,源于佛罗伦萨,源于一些他从未想象过...

【albion❌animalbion✅】

⚠️⚠️动物塑预警/⚠️⚠️


[em]e401095[/em]没有地域物种考究注意

伦敦——渡鸦(体型最大的鸦种)白塔已经完全不够他玩的了,岛上甚至欧陆上的动物都或多或少被他暗中嘬过尾巴毛。(喜欢收集各种动物的尾巴毛,很有那种掠夺然后馆藏的属性)

南部:

温彻斯特——救助犬(职位)原本也是首都的狠角色,后来看破世态炎凉把权力交移伦敦后出家,在修道院里救助朝圣者和贫民

朴茨茅斯——黑背(是军犬,不怕水,精通游泳,本来想是海鸟的但是汉普郡一家子还是要整整齐齐哺乳动物好了,朴茨茅斯属性还挺狗勾的。)

南安普敦——橘猫(ginger ...

【Manchester/London/Birmingham】


哥仨好哇(绅士俱乐部里最有气氛的那一组)


p2—3伯蒂和小考☺️☺️

(我流岛上唯一指定猛男伯明翰徒手碎剃刀.jpg

【NYC】

 A DEAL


(积灰万米厚的纽子哥,,,,,


【城市拟人/The Border Reivers/特别篇】

扉页的纽卡斯尔脚边的是诺森伯兰的郡花,血红老鹤草。


==Dawn across the horrizon==

        - 跨越地平线的黎明-

北英格兰两大边境城市,纽卡斯尔与卡莱尔的都铎二人转,

1590年左右,都铎王朝的最后十几年,一个诺森伯兰雇佣兵与一个坎布里亚盗匪猎人半路上捡到一个边境孤儿的破烂短篇。

💀💀💀私设很多且谜一样的剧情orz,,,如食用过程感到不...

【York/Newcastle/Carlisle/Chester】

是王军


(流水的阵营铁打的北境(?

【London】


可再生烟状焰

【都铎玫瑰/Lancaster&York】

nothing seems to move,

everything is still.


p2我流玫瑰组🤪


【Carlisle/York/Newcastle/Chester】


动物塑预警⚠️


一些狼狼(混进去了什么

🐝🦉🐟or🌹🏵🌹


整了怪东西,,,,,(香香,老曼真好泥


(老曼的裙几用了蜜蜂的配色,就是曼彻斯特象征的那个,但是人家是女王蜂喔不干活就发号施令辣☺️

(利兹的裙几最简洁朴素,想搞出那种二十年代school girl的感觉,默默努力然后虐遍你们所有人的那种?)但是帽子后面做出了羽毛的装饰,类似猫头鹰的圆片羽毛

(利物浦的裙子用了蓝色,然后做出了点类似鱼鳞鳞片的花纹👈鳕鱼,又贵妇但是又有、、土的感觉👌


【都铎玫瑰】


红玫瑰与公爵夫人的1690和1890。

【the Border Reivers/北境的回响】(请一定翻到底)

一篇以边境城市卡莱尔为主视角的短篇,卡莱尔与纽卡斯尔的北英格兰故事。


可以当厕所读物。


border reivers,边境劫掠者。专指过去游荡在英苏边境地区进行打劫,袭击,偷窃等恐怖活动的不法分子,(reiver一词在古英语及盖尔语里都有盗匪,小偷的意思)

边境劫掠者和海盗一样都是历史的产物。中古时代的英苏边境是英格兰与苏格兰侵略战争与政治斗争的主要地带,由于战乱和掠夺军队的蹂躏与摧残,远离双方权利中心而遭到的忽视,幸存下来的居民为了反击,不得不互相突袭、抢夺,或去洗劫别的城...

【York/Lancaster/都铎玫瑰】


是ww2的约克与兰开斯特军团,约克送兰开斯特去医疗部队,自己则前往伦敦的文书部

(芜湖夫妻混合双打爽啦————)


后面是些甜饼)

《为什么要成立兰开斯特保护协会》

(含兰约注意)

*欢迎任何约克郡人士前来围观


1.众所周知这个郡都叫兰开夏郡了但行政和经济中心都在普雷斯顿


2.兰开斯特公爵军团驻扎在利物浦,驻扎在卡莱尔,驻扎在切斯特,驻扎在除了兰开斯特的任何地方


3.兰开斯特甚至没有经费去申请文化之都,他好穷啊


4.兰开斯特其实也是参与大西洋贸易的重要英国港口,兰开斯特先生本人可能在航海贸易上做过投资,但是布里斯托普利茅斯利物浦等辈就是不带他玩,我们经常选择性遗忘这个城市


5.你在网上分别搜为什么兰开夏郡比约克郡好或者约克郡比兰开夏郡好,兰开夏只列出十几条,约克能列出三十到四十几条。...


【London/upstart crow】


p2一个伦敦商人廷臣与一个德文航海家

(老伦只是单纯地被德文佬身上的味儿冲到了没有别的意思)

p3鸦鸦的py交易


(名字就是源自同名英剧,讲莎翁生平的贼好看哔站三季全买了,中译新贵,就是暴发户乌鸦(乡巴佬)的意思,因为觉得这个词很能形容都铎时期的伦敦相对于欧洲的份位所以梦幻联动了)

速涂一只模范青年(?)格拉

一点无脑兰约发言


约克与兰开斯特…呜呜呜…兰约真的是我为数不多嗑的阳间cp😭

它是那种,不仅仅是官方盖章认证国民人人嗑的那种,它足够正常,前期多虐后期就多甜,我真的为数不多的he(就我近几年混圈嗑cp混乱邪恶程度而言)然而就是因为兰约太正常了导致它本身少了很多激荡,但是就是这不够激荡太过平淡,情感有限但始终存在,在迷失和痴迷于斗争和掠夺的不列颠岛上才显得如此珍贵和耀眼。

组成兰约最重要的一部分就是,兰开斯特和约克早就在五百年完成了他们的历史使命,早就在约克的理查倒下那一刻一切旧账都被清算了...

一月一块砖

how does london foward in fog (对不起,机翻英语

我流伦敦他是那种,一直践行着“只要心够黑够烂到一定境界,就没有人能拿他怎么样”那种典型的教科书式城市模板。就是因为弱点太多,漏洞太大,反而变得缜密且攻不可破;太过虚伪和卑劣,反而会变得高尚;符号与定义与塑像堆砌得太多,反而变成一片丰富的汪洋大海。是这样一个颠倒是非的存在。

伦敦的自我和傲慢不是那种高声呵斥“英格兰,你胆敢”,而是一种调教,一种沉默,这种沉默的傲慢反而更致命更可怕,既利用社会的风向和潮流施以他的对手敌人(甚至同类)最阴险的不屑,借别人的手去摧毁那城墙,欢迎来到名与利由虚荣虚伪和恶毒的言语堆砌起来的老伦敦。他的自我并非自尊自爱,他不爱英...

【卡莱尔/北境守护】


空巢老人卡莱尔和他的老同僚们


兰开斯特决定每次兰开夏郡里闹不快的时候就拿卡莱尔的例子来教训他们

(卡莱尔在玫瑰战争时是兰开斯特党而在内战时又是保皇党,可以算是个年轻人眼中那种比较顽固守旧的老头了🤪北境守护三人组在内战的时候又站在同一个阵线了啊草,我爆哭

【卡莱尔/Carlisle/北境守护组】


英格兰西北部坎布里亚郡治,亦是当地唯一一座城市。


伦敦在空袭结束后被大伦敦里那一票子人(他们在几百年前大火或者瘟疫时也是这么干的,并且抱有几分送走这尊大佛的心态尤其是威斯敏斯特)送到北方约克郡的乡下静养,在花园里喝茶的时候,望向远方的群山时,约克跟他聊起她那位老朋友的故事。


在约克郡与兰开夏边碎的夹角处,在奔宁山崎岖的尽头,在苏格兰小型高地的南方,有着这样一块被遗忘的地方————坎布里亚。从头至尾便只住着唯一一座城市的古老边境,沉默地构成北境的第二道防线。

如果说兰开夏郡尚且因为那些领土和财产纠纷问题经常闹腾,兰开斯特因其膨胀的野心...

【那些年北英人与邻居的爱恨情仇】


p1七国时代———诺森布里亚王国(后来的北境守护)

p2弓兵切斯特的发型演变


p3—4纽卡与苏格兰仁的日常

【兰约/都铎玫瑰】

一边儿去,是时候让我的味蕾从你的黑布丁和火锅的纠缠中解脱一下了,转过去,你去搬蔬菜


p2这位约酱撸狗可以但请不要打扰兰开夏狗狗进行正常放牧工作

最近想整点北英仁和一些高地mong男

P1纽卡大宝

奋斗在边坐在老石墙上喝热茶边和对面高地邻居打招呼的守门打工仔一线

(以前与卡莱尔是同事,现在偶尔会称呼约克头儿)


p2—3都是古装


把爱丁堡的“蓟草头改顺了”相当于随着时间磨平棱角的设定吧

(改了跟没改一样最后还是炸了)

下一页
©玮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