玮砸

因为人们不看置顶温文尔雅的我日益暴躁。


🌟从20年2月28号起城拟/原创oc等不再开放头像使用,但是其他同人创作随意麦商用就好。过去的我就不再一一过问了/请不要使用我oc的图,真的很抱歉,并且感谢您的理解和体谅

【卡莱尔/Carlisle/北境守护组】


英格兰西北部坎布里亚郡治,亦是当地唯一一座城市。


伦敦在空袭结束后被大伦敦里那一票子人(他们在几百年前大火或者瘟疫时也是这么干的,并且抱有几分送走这尊大佛的心态尤其是威斯敏斯特)送到北方约克郡的乡下静养,在花园里喝茶的时候,望向远方的群山时,约克跟他聊起她那位老朋友的故事。


在约克郡与兰开夏边碎的夹角处,在奔宁山崎岖的尽头,在苏格兰小型高地的南方,有着这样一块被遗忘的地方————坎布里亚。从头至尾便只住着唯一一座城市的古老边境,沉默地构成北境的第二道防线。

如果说兰开夏郡尚且因为那些领土和财产纠纷问题经常闹腾,兰开斯特因其膨胀的野心而从平民跻身骑士之列,那么坎布里亚可就是一个太过于安静的地方了。约克说这话时远在普雷斯顿处理战后农务的兰开斯特打了个大喷嚏。

卡莱尔,他的祖先不同于撒克逊,更非是苏格兰,嚼着一口老威尔士的坎布里克语,站在废弃的城堡上瞭望山那边的外敌。比他更北方的纽卡斯尔,年轻力壮就像一只飞奔野兔的纽卡斯尔,他伙伴就多了去,桑德兰达勒姆等,就连约克也对这个小家伙照顾有加,再不济北境无战事时他甚至能无所顾忌地跑去苏格兰串门。而他的戍边生活就没什么盼头,一闲下来,他就靠在城墙上写诗写歌,它们大多很古老,并被他自己遗忘。

卡莱尔很庆幸上帝派来一个纽卡斯尔来陪他戍边,约克很喜欢他,而实话将他也很喜欢这个小毛头,他们一起站在北境地最前线,边境的岁月则给卡莱尔城堡留下斑驳的痕迹;那些苏格兰人,他们的玛丽,那些骑士,而他坚信自己最大的敌人是那先流窜在边境洗劫八方的盗贼家族,他们中有英格兰人,也有苏格兰人,因此他们也一视同仁对待长城两方的居民———到哪里抢哪里,直到他们也随着时间泯灭。

  他在无人的山地里散步的时候,他是个守望者,他与苏格兰人一起生活,时不时眺望南方的时候,他是个守望者,他在抵御外敌入侵时,他也在守望,现在他过去的义务与责任不再需要去履行,他依旧是个守望者,北方最为沉默的守望者。但是我听过他吟唱自己的诗歌,他的歌声真的很好听。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伦敦说,纽卡斯尔修了条铁路直通他家,铁路以他们俩的名字命名。伦敦抿了口茶,我记起来了,当时那些地主因为反对机动车的问题跟议会可僵持了好久。

约克笑了笑道,毕竟找到一个同类可不容易呀。北方的土地,这种事情就像过漏掉的筛子,发生地可太频繁了,北境永远在守望。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
热度(240)
  1. 共8人收藏了此图片
©玮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