玮砸

因为人们不看置顶温文尔雅的我日益暴躁。


🌟从20年2月28号起城拟/原创oc等不再开放头像使用,但是其他同人创作随意麦商用就好。过去的我就不再一一过问了/请不要使用我oc的图,真的很抱歉,并且感谢您的理解和体谅

how does london foward in fog (对不起,机翻英语












我流伦敦他是那种,一直践行着“只要心够黑够烂到一定境界,就没有人能拿他怎么样”那种典型的教科书式城市模板。就是因为弱点太多,漏洞太大,反而变得缜密且攻不可破;太过虚伪和卑劣,反而会变得高尚;符号与定义与塑像堆砌得太多,反而变成一片丰富的汪洋大海。是这样一个颠倒是非的存在。

伦敦的自我和傲慢不是那种高声呵斥“英格兰,你胆敢”,而是一种调教,一种沉默,这种沉默的傲慢反而更致命更可怕,既利用社会的风向和潮流施以他的对手敌人(甚至同类)最阴险的不屑,借别人的手去摧毁那城墙,欢迎来到名与利由虚荣虚伪和恶毒的言语堆砌起来的老伦敦。他的自我并非自尊自爱,他不爱英格兰,但更不爱他自己,他怎么会爱这个烂到流脓的破烂地方呢,他怎么会去爱那些无畏无聊且愚蠢透顶的斗争,无论是城市之间还是国家之间,他只爱他所拥有的利益,他只要事事皆在自己的掌控之中,他只要体面,无论这有多艰难这种模式后期多让人觉得可悲。伦敦或许改变了自己的命运,但他深陷其中,他一直在雾里前行,早就无可救药了。

而但凡英格兰或者其他人触犯到一点点,他绝对撕破脸皮重拳出击(这里的利益并非底线,他的底线被蹭蹭利益以及条规以及繁文缛节等一系列乱七八糟的东西层层包裹)因此他也很会折中和妥协,荣列不列颠端水大师,详情可见伦敦市长们历来在王室与商人之间事宜的权衡。伦敦绝对不会让自己那些卑劣的行径与自己的身份形象相匹配的,这里就很矛盾,然而伦敦太会演戏了,他是天生的演员,这就是他的的阴险所在。他让莎士比亚得以最大限度的施展自己的才华,而他的城市注定也面对着那些接踵而至的戏剧性的灾难。

(我jio得伦敦和英格兰的关系很像狼与乌鸦,乌鸦这种鸟遇到没法自己处理的腐///尸会召唤狼前来啃食,然后自己分点腐肉来吃,同时乌鸦还会陪狼的幼崽玩,因此还获得一个wolfbird的称呼,他们绝大多数时候都是这样一种利害关系和相性都高度契合的存在)

伦敦过去经常见缝插针且一针见血(容嬷嬷针灸疗养院一级博士后)地指出很多问题,但他放任这些问题疯长,就如同伦敦城他自己的生长模式一样,议会和国王撕破脸闹掰导致英格兰陷入长期混乱、贫民窟和伦敦人口问题,一般的解决思路是:找到问题——纠正问题。而伦敦根据自身经验得出的方法是:找到问题———任其发酵——最后让其自发地去解决问题。他的针四两拨千斤,针顶涂满剧毒导致天使和恶魔都没法站在上面跳舞。就如同善于寓言的渡鸦,他那些随口而出地荒诞地讥讽最后经常照进现实,岁月的抹平一切,他这张“乌鸦嘴”的威力反而有增无减。

而当他没法再让所有事都尽在掌控之中时,那种“阴暗中生出的高尚”则让他得以坦然面对一切,他本就如此。

 
标签: 城拟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3)
热度(78)
  1. 共3人收藏了此文字
©玮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