玮砸

因为人们不看置顶温文尔雅的我日益暴躁。


🌟从20年2月28号起城拟/原创oc等不再开放头像使用,但是其他同人创作随意麦商用就好。过去的我就不再一一过问了/请不要使用我oc的图,真的很抱歉,并且感谢您的理解和体谅

1530年代,你的伦敦城正逐渐从中世纪闭塞的阴影里褪出,你逆着黑色的潮流而上,你站在王权小岛的顶端,不毛小岛再也无法容纳下你那好似要吞噬一切的野心雄图。你也拥有着可观的财富与地位,但欧洲大陆上那些城市依旧背着你嘲笑你是个暴发户乡巴佬,不入流的乌鸦,身后长着条尾巴的恶魔(我:啊,那雀食耶,那倒是真的),他们经常自个举办商务宴会而不邀请你,他们盖起一座座金碧辉煌的交易所让你不得不承认自己确实十分眼红艳羡。

你要得到你想要的,你也要夺回那些因为内斗期间无暇顾及而失去的。

因此1530年代,你曾消失了一段时间,你在亨利王身边的职位被另一位廷臣代替,议员里的威斯敏斯特替你安排好文牒,造船厂的朴茨茅斯被交代保密你的行踪,登船时南安普敦顺便把里斯本来的信件塞到你手里,但所有伦敦商会的你的友人与同盟都心知肚明,你退下宫廷的华服,摘下商会赐予你的奖章,换上一身干练且不能再朴素的行头,化名前往大西洋岸边的黄金城安特卫普。

伦敦商人们也许并不清楚威尼斯的海底因为些许沉船事故到底意外埋下了多少财宝,也只是从事迹典籍中对君士坦丁堡模棱两可, 他们的莫斯科公司还要在等上十几年才能派船出海,但伦敦商人们一定像熟悉自己的家乡一样熟悉安特卫普。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56)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玮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