玮砸

因为人们不看置顶温文尔雅的我日益暴躁。


🌟从20年2月28号起城拟/原创oc等不再开放头像使用,但是其他同人创作随意麦商用就好。过去的我就不再一一过问了/请不要使用我oc的图,真的很抱歉,并且感谢您的理解和体谅

还不打起来那可能是在一起骂伦敦和南方人

p1London

 18c伦

坚冷躯壳与腐烂洞蚀的内在的幽灵

(其实这个老伦应该是大红大绿花棉袄在圣保罗里显摆的,混在考文特pc一条街里完美融入,但是结合到个人经历果然还是黑黑的比较适合


p2Liverpool

切斯特:我们那年纪轻轻就出远门营生的小利物


p3Chester

切切妈妈😌😌😌

【Westminster/威斯敏斯特】


兢兢业业且有亿点点早衰的青年公务员,伦敦最为忠实(?)的秘书

掌握着心脏的“钥匙”的那个人

(age:lon>wes)

但是公务员是会次人的


p3宁有事吗


【很杂

p1温彻

p2十三四岁样子的伦

p3丹麦约

p4北护组

p5卡村村姑(?

【Wars of Roses】


Forgive me.

【Portsmouth/southampton/南岸姐弟】


星月与玫瑰

风暴与灯塔

航船与港湾

舰炮与火炬

旗帜与蓓蕾

冷酷而狂怒的波涛

炽烈而坚韧的意志


【Manchester/Leeds/Liverpool】

        —工业革命—


变革者    编织者   游荡者


*素来以激进主义为传统的政治改革引领者

(老曼在内战期间是铁打的议会派,查二复辟后为了报复,曼彻斯特直到1832年改革前都是被剥夺议员资格,可见对老伦和西敏怨气有多重.jpg)

*在上世纪产业转型前,利兹也是以传统制造业和羊毛业为主,但是份位一点也不起眼

*偷偷吃饭被包工头抓包的某船坞厂船漆工

【Portsmouth/汉普郡家族】


去码头,整了一些小上将,,,伦爹劳模打工仔(问题是他们RN真的在打工,而且有时候在好几艘船上兼职做好几份工🌚这艘船的船长甚至会在另艘船上做低等级的士官,真的就为了钱打工,虽然是高危职业但至少跟乞丐比起来有酒有女人偶尔还有水果吃)


,,,好宝,,,,


(看破世态的哥哥,为了弟弟操劳奔波的姐姐,以及尚未体会世间残酷的小木匠)

【都铎玫瑰/York&Lancaster】


觉得太合适了,,,,,所以就,,,,

【Bristol/Plymouth/Liverpool/英西岸三流氓】


布里斯托,我们的老总,最早创业最早功成,小啾啾带两只大鸟飞(

普利牙齿黄是真的,水果吃得少牙齿不好,等着以后被南安爱(血)的拔牙

利物酱刚开始是来充数的,是那种,就算经历了各种劫掠背叛及交易但是都没事但是在外面吃一口不那么正宗的北方炖菜会破防,后来回国后终于独当一面了,利物浦成为了奇迹之城(三个里面他最正常,最正常


大家都逃不过被伦敦和朴茨茅斯往死里整的命运,大家都有光明的未来(阿们,指分别沦为被护士调戏的保洁小弟,沉沦编程苦海的程序猿,以及流落街头的穷逼音乐仁)

某十八世纪大学牲(啊


(画了好多格拉酱,好满足❤️❤️❤️(躺


后面是子供向,最后一p能不看别看,快跑

【Lancs/兰开斯特党】


当你跟一群西北老汉说没有什么是完美的时候,他们会打着某位的名义跟你起哄.jpg

(约克:你这兰开斯特保熟吗

(小兰……你的兄弟朋友们虽然平时打打闹闹让你操碎心,但他们真的好爱你…他们自己吵架从来都不会把你扯进烂摊子里去…你难道没有发现自己在西北名望真的很高吗,卡莱尔这种自闭老儿对意外地小兰很好真的很忠实,曼彻斯特都没有达到这种境界的待遇(或者说反面教材,人人喊打…


【The Duke of Lancaster's Reigement/兰开斯特公爵团】


兰    ...

【Carlisle&Newcastle/北境守护】


等战争结束了我们就一起回老家修路挖煤吧.jpg


(关于煤老板纽卡,英国内战期间,他是那种,直接把议会老家伦敦的煤给断了,导致老伦一整个冬天都没有煤烧的那种doge(那个时候伦敦的煤全靠纽卡供给

因为议会的苏格兰盟军要炸教堂塔尖所以把人质直接往塔尖上放着.jpg

最后还是被苏方盟军攻占并且可能因为太有钱所以给了好几年保护费.jpg)

【Lancaster&York/Wild Roses】


五月的野玫瑰安逸地躺在叶子上

我认为我已抒写了我的伤痛,

啊,难道你没经历过吗?

彻夜难眠

索性我就跟着某种感觉沿着小溪一直走着,

听起来像是藤蔓在呼吸

(哦,我聆听着,聆听着,聆听着,这听起来就像是藤蔓在呼吸着啊)

当我足够闲暇时

我会花时间看着四季轮换的方式

但我总是无法触及自己的思想深处

深夜之时我怒目圆睁

与此之时你俘获了我

哦,玫瑰啊,他们并不意味着什么,你们不会明白

但我们为何不假装着理解呢?

啊,难道你不会这么去做吗?

【Manchester/London/Birmingham】


哥仨好哇(绅士俱乐部里最有气氛的那一组)


p2—3伯蒂和小考☺️☺️

(我流岛上唯一指定猛男伯明翰徒手碎剃刀.jpg

【城市拟人/The Border Reivers/特别篇】

扉页的纽卡斯尔脚边的是诺森伯兰的郡花,血红老鹤草。


==Dawn across the horrizon==

        - 跨越地平线的黎明-

北英格兰两大边境城市,纽卡斯尔与卡莱尔的都铎二人转,

1590年左右,都铎王朝的最后十几年,一个诺森伯兰雇佣兵与一个坎布里亚盗匪猎人半路上捡到一个边境孤儿的破烂短篇。

💀💀💀私设很多且谜一样的剧情orz,,,如食用过程感到不...

【London】


可再生烟状焰

【都铎玫瑰/Lancaster&York】

nothing seems to move,

everything is still.


p2我流玫瑰组🤪


🐝🦉🐟or🌹🏵🌹


整了怪东西,,,,,(香香,老曼真好泥


(老曼的裙几用了蜜蜂的配色,就是曼彻斯特象征的那个,但是人家是女王蜂喔不干活就发号施令辣☺️

(利兹的裙几最简洁朴素,想搞出那种二十年代school girl的感觉,默默努力然后虐遍你们所有人的那种?)但是帽子后面做出了羽毛的装饰,类似猫头鹰的圆片羽毛

(利物浦的裙子用了蓝色,然后做出了点类似鱼鳞鳞片的花纹👈鳕鱼,又贵妇但是又有、、土的感觉👌


【都铎玫瑰】


红玫瑰与公爵夫人的1690和1890。

【the Border Reivers/北境的回响】(请一定翻到底)

一篇以边境城市卡莱尔为主视角的短篇,卡莱尔与纽卡斯尔的北英格兰故事。


可以当厕所读物。


border reivers,边境劫掠者。专指过去游荡在英苏边境地区进行打劫,袭击,偷窃等恐怖活动的不法分子,(reiver一词在古英语及盖尔语里都有盗匪,小偷的意思)

边境劫掠者和海盗一样都是历史的产物。中古时代的英苏边境是英格兰与苏格兰侵略战争与政治斗争的主要地带,由于战乱和掠夺军队的蹂躏与摧残,远离双方权利中心而遭到的忽视,幸存下来的居民为了反击,不得不互相突袭、抢夺,或去洗劫别的城...

【York/Lancaster/都铎玫瑰】


是ww2的约克与兰开斯特军团,约克送兰开斯特去医疗部队,自己则前往伦敦的文书部

(芜湖夫妻混合双打爽啦————)


后面是些甜饼)

【London/upstart crow】


p2一个伦敦商人廷臣与一个德文航海家

(老伦只是单纯地被德文佬身上的味儿冲到了没有别的意思)

p3鸦鸦的py交易


(名字就是源自同名英剧,讲莎翁生平的贼好看哔站三季全买了,中译新贵,就是暴发户乌鸦(乡巴佬)的意思,因为觉得这个词很能形容都铎时期的伦敦相对于欧洲的份位所以梦幻联动了)

【卡莱尔/北境守护】


空巢老人卡莱尔和他的老同僚们


兰开斯特决定每次兰开夏郡里闹不快的时候就拿卡莱尔的例子来教训他们

(卡莱尔在玫瑰战争时是兰开斯特党而在内战时又是保皇党,可以算是个年轻人眼中那种比较顽固守旧的老头了🤪北境守护三人组在内战的时候又站在同一个阵线了啊草,我爆哭

【卡莱尔/Carlisle/北境守护组】


英格兰西北部坎布里亚郡治,亦是当地唯一一座城市。


伦敦在空袭结束后被大伦敦里那一票子人(他们在几百年前大火或者瘟疫时也是这么干的,并且抱有几分送走这尊大佛的心态尤其是威斯敏斯特)送到北方约克郡的乡下静养,在花园里喝茶的时候,望向远方的群山时,约克跟他聊起她那位老朋友的故事。


在约克郡与兰开夏边碎的夹角处,在奔宁山崎岖的尽头,在苏格兰小型高地的南方,有着这样一块被遗忘的地方————坎布里亚。从头至尾便只住着唯一一座城市的古老边境,沉默地构成北境的第二道防线。

如果说兰开夏郡尚且因为那些领土和财产纠纷问题经常闹腾,兰开斯特因其膨胀的野心...

【那些年北英人与邻居的爱恨情仇】


p1七国时代———诺森布里亚王国(后来的北境守护)

p2弓兵切斯特的发型演变


p3—4纽卡与苏格兰仁的日常

【兰约/都铎玫瑰】

一边儿去,是时候让我的味蕾从你的黑布丁和火锅的纠缠中解脱一下了,转过去,你去搬蔬菜


p2这位约酱撸狗可以但请不要打扰兰开夏狗狗进行正常放牧工作

最近想整点北英仁和一些高地mong男

P1纽卡大宝

奋斗在边坐在老石墙上喝热茶边和对面高地邻居打招呼的守门打工仔一线

(以前与卡莱尔是同事,现在偶尔会称呼约克头儿)


p2—3都是古装


把爱丁堡的“蓟草头改顺了”相当于随着时间磨平棱角的设定吧

(改了跟没改一样最后还是炸了)

【Portsmouth/朴茨茅斯】


星月之舟,天青之海,岛之城

(灵感自朴茨茅斯市的星月市徽,真的美爆了

下一页
©玮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