玮砸

因为人们不看置顶温文尔雅的我日益暴躁。


🌟从20年2月28号起城拟/原创oc等不再开放头像使用,但是其他同人创作随意麦商用就好。过去的我就不再一一过问了/请不要使用我oc的图,真的很抱歉,并且感谢您的理解和体谅

【钻石泥/鹿特丹&安特卫普】

鹿特丹与安特卫普,被轻践的淤泥,闪闪发光的宝石,淤泥上最终开出动人的郁金香,宝石被击裂为数块,落入尘土中去。

高贵的安特卫普,跌下神坛的安特卫普,不再相信天主的十字,不再相信同伴的誓言,不再相信任何人。曾经那些在面前微笑着、晃动着的脸愈发清晰地提示着那些惨淡的利害关系。

这位曾经的贵人衣衫不整,缠着绷带,披着指挥官的短大衣,佩剑也没有卸下,安特卫普已经离开自己城市几十年了,从未回去过,当革命的火焰与帝国的怒火一同烧遍整个尼德兰,甚至在得知城市沦陷投降的消息时,他正在阿姆斯特丹一座印刷坊里麻木的翻阅圣经。他跟着那些逃离安特卫普的市民到处奔波,去布鲁塞尔和阿姆斯特丹,那些曾经因为眼睛抬得太高而望不到的地方,那些被自己所忽视的地方。

他连自己也挣扎着拼命逃离过去那个自己。逃离,逃离,只有逃离,他茫然且不顾一切地去寻找过去那种辉煌,直到现实给予自己重击。就像人们将他抛弃一样,他也开始拼命地,不知所措抛弃自己的过去的伤疤

这位贵人身后跟着一个渔女,她不会,也没资格碰那些算盘和文件,也不会用羽毛笔,渔女只是跟着而已,他们在阿姆斯特丹重逢。安特卫普想起自己第一次见到渔女的时候,她浑身腥臭,围裙上占满污泥和不明显的血迹,嘴角还有淤青,甚至嫖客都不屑靠近的模样。尽管鹿特丹已经拥有如此多来往的船只,渔女却如此低贱,如此卑微。但是自从经历那么多以后,安特卫普已经觉得任何香料的香味都不会比这腥臭来的更真实、更让人安心了。鹿特丹并没有走进他的心里,或许也是这样,鹿特丹便永远也不会欺骗他了。安特卫普看着在海湾边散步的渔女,从未像现在这样无比地希望一个人能够向自己索取,把自己超越。



*鹿特丹的rotter有泥水的意思,所以叫钻石泥👌两个反差非常大的意象

*西班牙的劫掠过后安特卫普的商人们的到来使没落的鹿特丹开始重新繁荣起来(捡个小孩回去养.jpg),但再后来就是安特卫普的浩劫了

*到现在鹿特丹也是安特卫普唯一一座结对并发展合作关系的低地城市,安特还是相信鹿特丹的(滤镜发言不要当真九米

*为了超越鹿特丹而去联合曾经被自己刷下去的布鲁日造港口的安特卫普是屑.jpg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4)
热度(277)
  1. 共8人收藏了此图片
©玮砸 | Powered by LOFTER